[岳阳] 疆域有至雁有碑——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9)

作者:徐亚平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8-04-24 14:06:47
分享

[岳阳] 疆域有至雁有碑——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9)

  疆域有至雁有碑

——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9)

湖南日报新湖南记者 徐亚平

水碧涨生岸渐长,春风一夜发潇湘 。

离怀廿五弦清怨,归兴三千路渺茫 。

明月窥时呼旧侣,黄沙飞处望吾乡 。

怜伊小住江南客,欲去还留字两行 。

这是“跟着大雁去迁徙”活动发起人周自然和诗友“一剑一箫”4月23日共同写的诗作。

当日2时30分,“跟着大雁去迁徙”车队集结出发,前往宝清东升湿地“跟着大雁去迁徙”07号碑。在这里,志愿者深切缅怀失去的鸟类生命,深情为“沁沁”、“寒寒”的平安迁徙祝福。

那么,“沁沁”、“寒寒”是谁呢?

且听记者慢慢道来。

[岳阳] 疆域有至雁有碑——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9)

  1

很多关注洞庭湖候鸟的人士,都有很强的小白额雁情结。1997年2月,专家在东洞庭湖统计到了13700只小白额雁,这个数字超过了世界上所有其它地区迁飞路线上曾统计到的种群总量,占全球种群估计总数60%。

据湿地国际雁类专家组核心成员雷刚先生介绍,年复一年出现在东洞庭湖湿地的小白额雁,被认为是东部种群,来自俄罗斯泰米尔山系以东的顿河流域。但其具体繁殖地,当时还是个谜,“那一定是非常安全的地带。”雷刚称。小白额雁的交配季节一般在6月中旬,“交配时全身羽毛都要脱光。”目前能推断的小白额雁繁殖地大概范围,主要是俄罗斯境北纬60多度长达几千公里的狭长范围,属于“欧亚大陆的森林苔原带”。

这让“跟着大雁去迁徙”志愿者无比兴奋,他们开始对小白额雁的迁徙之谜孜孜以求,湖南科技大学的物理学博士周立波就是其一。此前,他和几个朋友2012年起开始研发鸟类卫星跟踪器,并致力于建立候鸟迁徙的数据库。现在,他们的湖南“环球信士”卫星跟踪器,揭晓了几乎所有的谜团。

2016年9月26日,“环球信士”宣布发现洞庭湖小白额雁的全球迁徙路线:最北北纬73度,北令海和勒拿河口,小白额雁“寒寒”们在这里度过夏天。“寒寒”和“沁沁”是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学院院长雷春光教授2015年在其研究课题里放飞的两只小白额雁。

真相终于到来,世界自然基金会蒋勇和周立波、周自然击掌相庆。周自然当场宣布,“跟着大雁去迁徙”活动,将全程跟踪小白额雁迁徙路线。

今年3月,雷春光教授同意“跟着大雁去迁徙”活动使用以上两只小白额雁的迁徙路线信息。

2

洞庭一夜天穷雁,不到天明尽北飞。古诗这么记录,现实依然如此演绎。现在,就说说小白额雁“沁沁”和“寒寒”的风雨旅程。

2018年3月21日21时01分, “沁沁”悄然飞离洞庭,走烟台,越大连,25个小时强行1900公里,飞抵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左翼中旗。这是小白额雁一天的迁徙路线。

多么美妙的飞行曲线!

好吧,咱们就把它叫做“沁沁”。

在鹤乡白城市镇赉县,“沁沁”停了下来,休整。估计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

那么寒寒呢?

真的能预测准确吗?

[岳阳] 疆域有至雁有碑——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9)

  3

3月24日,周自然发出预告:“寒寒”将于明晚23时从洞庭湖起飞。

真的有这么神奇!

就跟他预测的完全一样。25日晚,万事俱备,暖气流如期而至。

小白额雁在去年同月同日同一时间起飞,开始它的北迁之旅。

20小时后,抵达烟台,准备跨海飞到对岸的大连。然后往北去松嫩平原。预计27日起,将在獾子洞逗留4~5天。

但是真正的迁徙,却是充满艰辛和险恶的。

此时,辽宁省法库县獾子洞库区,出现雁鸭群死,疑似有人投毒;但野保部门和志愿者尚未发现毒源。鸟类科学家周海翔教授通过对中毒候鸟的食物分析,断定是从50+公里以外误食后飞到獾子洞!

獾子洞,这处候鸟的嘉土,在沈阳野保组织和志愿者守护下,10年未有非法伤害事件发生!那么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呢?

前方的兄弟姐妹,寒寒从洞庭湖平安归来,你们可要看好了!

27日,法库县出现大风扬沙天气。

28日,惊喜发生:可能由于大风原因,“寒寒”与獾子洞擦胸而过。

有惊无险!当然也避开了獾子洞以南某个投毒地。周自然当即赋诗一首:鸟道雷池落雁滩,鸿鹄有命大如天。自有好风凭借力,寒寒已过万重山。

不关注迁徙过程,就没有更深刻的体会。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此诗无意中道出了候鸟迁徙的真谛。无论多么极端的天气,都要飞!周自然赞曰:“真正御风而行!”

“要么飞,要么堕落。”满族姑娘乌拉多恩作词、作曲、演唱的歌曲《鸟人》,写的是咱们的鸟儿,又何尝不是写我们鸟人、写她自己?有了翅膀,就肯定要飞;但飞行的过程肯定是艰辛和孤独的!

接下来, “沁沁”和“寒寒”会边吃边玩边飞,4月下旬去双鸭山宝清县。这里是“跟着大雁去迁徙”07号碑,记录了2016年此地投毒案。

5月上旬,寒寒将离开中国三江平原,经哈巴罗夫斯克飞往白令海和北极。

[岳阳] 疆域有至雁有碑——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9)

  4

22日16时30分,志愿者根据“寒寒”和“沁沁”的信号,来到了宝清县七星河湿地,在湿地管理人员引导下,大家来到湿地的核心区。信号显示:“寒寒”离大伙1092米;“沁沁”离大伙2230米。都在志愿者的正北方。

因为七星河保护区还是一个相对原生态的湿地,虽然“寒寒”和“沁沁”离志愿者距离很近;但是,它们在芦苇荡中,而且水有1米多深,大家没办法走过去;也没想到要去接近它们、打扰它们。

其实早有准备。周海翔教授放飞一架无人机,在500米高空拍摄,来看看“沁沁”和“寒寒”所处位置的生境。

无人机升到空中,大家通过手机屏幕看到,这是一片非常美丽的湿地,枯黄的芦苇,蓝蓝的湖水,一群一群的大雁不停地飞起、降落,周围除了鸟,没有别的声音。

大家好生激动!经过长途跟踪跋涉,终于跟“寒寒”、“沁沁”会合,大家拿起小白额雁迁徙跟踪直播的旗子,在七星河湿地齐声高喊“跟着大雁去迁徙,祝‘寒寒’、‘沁沁’迁徙平安!”

此时此刻,太阳慢慢往西边落下去,天边一片绚丽多姿的晚霞。

一拨一拨的大雁,从农田觅食后回到湿地过夜。云彩好像多了一种颜色,所有的志愿者同时举起相机,朝不同的方向一通乱拍。

洞庭湖与双鸭山,虽然地隔3000公里,但在大雁的眼中,万里一春秋。每年来回两次,都是它们的家土,一点也不觉得遥远。

[岳阳] 疆域有至雁有碑——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9)

  5

那么,宝清县的湿地怎么样呢?

2016年4月,宝清县东升湿地出现了人为的投毒,几千只雁鸭死亡。

此事经过当地志愿者网络曝光后,全国爱鸟志愿者感到很震惊。有很多志愿者都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关注此事。周海翔教授就驾车从沈阳来到东升湿地,第一时间和志愿者黄喜民对这些鸟进行救助,而且跟宝清县政府和当地的林业、野保部门进行了对接。当地政府组织了专案组迅速破案,投毒分子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最高的获刑7年。

“跟着大雁去迁徙”活动也同步关注了此事,做了很多幕后工作。

秋天,大雁南飞的时候,“跟着大雁去迁徙”活动决定在东升湿地设立“跟着大雁去迁徙07号重要途经地”标志。

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2017年4月20日,在宝清县政府和相关部门、志愿者的共同见证下,“跟着大雁去迁徙07号碑”在东升湿地隆重揭碑。揭碑之时,晴空万里,蓝天白云。黄喜民把一年前死亡的部分雁鸭埋在碑底下。大群的雁鸭从碑的上空飞过,黄喜民感动得热泪盈眶。

[岳阳] 疆域有至雁有碑——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9)

  7号碑碑文中写到:

“宝清县东升湿地及其所在的三江平原,土地肥沃,湿地条件极佳,是数以百万计的候鸟的重要栖息地和途经地。本活动跟踪的小白额雁和苍鹭都经过此区域进入俄境,并在中俄之间往返迁徙。近年来,民众的候鸟保护意识不断加强,但针对鸟类的捕杀,伤害和食物争夺的情形仍时有发生,局部地方越演越烈。让全社会关注这个问题,是本活动的意义所在。

“2016年4月,在雁鸭类候鸟过境此处时,遭人为投毒,致使雁鸭群死。此事引起各级政府、保护机构和全国志愿者高度关注,更有黄喜民、周海翔众多护鸟人士奔走呼号,泣血救护,而三江平原的鸟道安全再次考验公民教育之成败和社会公众保护生态的决心。

“跟着大雁去迁徙”终点标志将成为环保人士的精神支柱和集结地。”

在7号碑的另一面,周自然满含热泪写了一首《迁徙之歌》:

千山在翼下,万里一春秋,梦里天堂归有信,叫我如何不想他。

蒹葭苍苍起,道路阻且长,伊人总在水一方,叫我如何不想他。

亘古之荒野,兆万年鸟途,鸩饵以待双飞客,叫我如何不想他。

彼五德之禽,变惊弓之鸟,鸿鹄梦断大荒间,叫我如何不想他。

立碑后5分钟,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上苍,你也被感动了吗?

从洞庭湖到北大荒,从1号碑到7号碑,疆域有至雁有碑,此石可立不可移!

[岳阳] 疆域有至雁有碑——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9)

  6

4月23日4时,在黄喜民带领下,志愿者抵达07号碑。车尚未停稳,晨曦出现处,有大群雁鸭飞过,黑色剪影和红色背景简直是一幅美妙绝伦的图画。

岳阳志愿者、记者严钦海哥扛着摄像机,一直往前走、往前走,他希望在离大雁最近的地方,能拍到其倩影同时,也能记录他们美妙的歌声。

它们是晚上在东升湿地里面栖息;一大清早就集体飞到附近的农田里面觅食。8时左右,当地农民起来劳动的时候,它们又得给伯伯们挪地儿,到别的地方去觅食,或飞回湿地去休息。

张小章、张京明等人拍了大雁拍湿地,拍了湿地拍朝阳,过了一把瘾。

7时,宝清县林业局、东升湿地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宝清县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站、宝清县摄影家协会、爱之家助学的爱鸟人,都到了现场,参与放飞2只白额雁。60余人拉起横幅,祝“跟着大雁去迁徙”活动圆满成功,祝鸟道平安。

还是在去年冬天,宝清县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在市场上救助了被拿到市场贩卖的白额雁,但是这两只白额雁被别人剪了飞羽,不能够飞了。

黄喜民联系了周自然。周自然希望在今年春天如果这两只白额雁能够养好,具备基本的野外生存条件,那么可以给它们装上卫星跟踪器放飞。

周海翔教授仔细查看了两只白额雁的身体状况,发现它们身体比较虚弱,特别是有一只基本的行动能力都很脆弱;所以,他建议尽快放飞,让它们在春暖花开的季节能够尽快适应野外环境。因为东升湿地环境很好、水草很高,雁儿有足够的空间来隐蔽,进行自我保护,可能尽快长满飞羽。“希望下一个迁徙季节,它们能够归队。”

也正是因为湿地水草很高,到时它会藏在湿地中,太阳能跟踪器也就不会有足够的能量。所以,本准备安装卫星跟踪器,经过谨慎考虑,一是出于卫星跟踪器工作的原因,另外也是考虑两只白额雁的身体状况以恢复为主,所以就没给安装卫星跟踪器。

鸟笼打开。两只白额雁中的一只迫不及待地跃过水面,扑进对面的草丛;但它没有往前走,而是回过头来看着志愿者。这样反反复复,走一下,看一看,最后才消失。

另一只因体力较虚弱,慢慢地从水面滑到对岸;走上陆地,开始有了些精神,然后加快脚步,消失在草丛里。

岸上的志愿者,看到这两只白额雁的归去,很是感慨,希望它们能够安全地生存、健康地恢复,最后回到它们的亲人中。

“跟着大雁去迁徙”也是帮助大雁去迁徙。

[岳阳] 疆域有至雁有碑——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9)

  7

湿地放生活动结束后,应当地林业部门邀请,“跟着大雁去迁徙”活动成员参加了七星河湿地主办的第37届爱鸟周启动仪式,在宝清四小跟全校师生进行了互动。

周自然通过小学课本中的“大雁南飞”,提了两个问题:这些大雁从哪里来?大雁飞到哪里去?他告诉同学们,“跟着大雁去迁徙”就是为大家解答这两个问题,把大家的视野带上更广阔的大自然。

周海翔教授则鼓励同学们学习的同时,走近和亲近大自然,希望他们中间有同学能够将来从事生态研究和保护。

启动仪式以后,七星河保护区向活动组赠送了七星河的摄影画册,活动组也向学校、保护区和志愿者们赠送了“跟着大雁去迁徙”的画册。大家踏上了前往抚远的旅程。

[岳阳] 疆域有至雁有碑——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9)

  8

顺便说说两只白额雁放飞前的故事吧。

宝清县动植物保护协会志愿者,是在家里面喂养的这两只白额雁。

网名叫@快乐的小傻瓜的志愿者,是一个20多岁的漂亮姑娘。白额雁在她家的时候,她要用谷物喂它,然后给她铺一些草,让它能够蹲下来,经常要送水,鸟要睡在家里面,弄得地面、盆里都有粪便,她有很多活要干。

两只白额雁是有野性的,不太愿意让人太接近。但她孩子的爷爷去喂它时,雁还是比较愿意接受(老人)。她去喂的时候,可能雄白额雁有点嫉妒吧,挺着胸脯,在雌白额雁跟前挡着,不让她过去。用志愿者的话说,“这个公雁也爷们啦!”

在她家就这么养了好几个月。小白额雁因为是人豢养的,又一直在铁笼子里,活动量少了一些,所以显得虚弱;但是体重看上去挺大,有点养胖的感觉。

[岳阳] 疆域有至雁有碑——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9)

  9

最后讲一个好人:辛向文。

辛向文现年52岁,原是保护区附近一个水库管理员,知道大雁何时来、大雁何时去。一些盗猎分子拉拢他作“内线”,专门递情报,实际上他也曾是一名盗猎者。现在,他转变成了一个志愿者。

原因很简单:他曾亲手在保护区边缘埋下上百只被猎杀的大雁,当时的现场让他很震惊:再也不能做这缺德事了!

他对周自然说:“这里很安静,我死后,骨灰就洒在这里,永远陪伴大雁。”

周自然平静地回答:“这里是7号碑,洞庭湖有块1号碑,到时我就睡在那里,让我们与南来北往的大雁永远相伴!”(摄影:周海翔 蔡延军周自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