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 生死相许双飞客——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7)

作者:徐亚平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8-04-24 14:06:47
分享

[岳阳] 生死相许双飞客——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7)

生死相许双飞客

——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7)

湖南日报新湖南记者 徐亚平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对于“跟着大雁去迁徙”志愿者,天地间的精灵,就是他们今生今世的梅妻鹤子,是他们生死相许的双飞客!

[岳阳] 生死相许双飞客——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7)

  一

4月21-22日,这日子特殊。CCTV13 在持续报道吉林省镇赉湿地与白鹤迁徙;而“跟着大雁去迁徙”志愿者飞千山、度万水,抵达镇赉、与鹤共舞;“新湖南”与央视不谋而合,同步播报这一盛世盛事。

[岳阳] 生死相许双飞客——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7)

  这就是“巧”,就是“英雄所见”。

周海翔、周自然、张小章、张京明、蔡延军、黄喜民、严钦海、付锦维,你们都是英雄啊!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任在肩一起飞。最值得记者记录的,是两对鸟人伉俪:辽宁周海翔和王敏、冯景智和刘丽。他们一直都在跟着候鸟比翼而飞……

[岳阳] 生死相许双飞客——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7)

  二

22日6时,周海翔教授就起床敦促出征。从肇东到宝庆07号标志,“跟着大雁去迁徙”志愿者要跑600公里路,为了心中的雁,一天的主要时间都在赶路。已然筋疲力尽的严钦海一上车就歪着、眯着,他是醉了还是睡了?

[岳阳] 生死相许双飞客——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7)

8时,“迁徙”车队抵达“共和国长子”哈尔滨的裙边。对我志愿者来说,哈尔滨就是再美也不进城,“城里没湿地。”作家张小章挥一挥手,不带走“冰城夏都”的一片云彩,“再见!哈尔滨。”

无论是鸟儿,还是鸟人,他们只要湿地,只要怒放的生命,自由飞翔在辽阔的天空,穿行在无边的旷野……

[岳阳] 生死相许双飞客——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7)

  三

小白额雁“寒寒”和“沁沁”,到了松嫩平原莫莫格后,停留了半个月,没有继续往北边走。“寒寒”往北走了100多公里,又回到大庆南部的湿地。这两只鸟最终沿着松花江,往东飞到三江平原去了。

对这个迁徙规律,周教授解读说,一般来讲,鸟儿迁徙是往北、往高纬度方向走。春天气温会低一点,特别是寒潮的反复,不利于它直接、快速飞到北冰洋去;所以,它会停留或是往平行的纬度移动。

志愿者跟踪路线完全是按照候鸟的迁徙路线来定的,完全尊重它的规律,也根据它的迁徙路线去发现规律。

此时此刻,大家忽然想像起秋天的模样——天路柔坡,彩林交织,稻浪翻滚,大雁南归。

[岳阳] 生死相许双飞客——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7)

在有跟踪器之前,志愿者一直认为雁鸭迁徙有两条主线:第一条是从辽河流域开始往北,第二条是从朝鲜半岛向北,经横冲再北往到兴凯湖、宝清、三江湿地。但因有了去年对“寒寒”的跟踪,发现松嫩平原的迁徙路线上,小白额雁是到了较靠北的扎龙、大庆一带,开始向东有点偏南的方向,迁徙到了三江湿地、宝清东升湿地、七星河湿地再向北走,也有向东走的。这也是“沁沁”和“寒寒”给人们揭密的一条迁徙路线。

[岳阳] 生死相许双飞客——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7)

  四

松花江,松花江!车队沿小兴安岭北侧一路向东,松花江亲人般陪伴在志愿者身边。沈阳志愿者蔡延军开着心爱的“大切诺基”,循环播放着《山楂树》主题音乐。这是一支俄罗斯风格的音乐作品。他之所以选择它,也许是为了装饰这千辛万苦的行程吧。

早在18年前,蔡延军就加入了周海翔教授的团队,成了一名坚定的环保卫士。此次行程,特地安排来自洞庭湖畔的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渔民志愿者付锦维坐他的车。从沈阳出发,到黑龙江中部,5天跑过1600多公里,穿越大小17个“泡子”。付锦维幸福地说:“我成为了领导,他成为了我的司机。”每天上车前揩拭车门把手,捡拾后备箱行李,张小章赞曰,蔡延军处处体现了东北“爷们”的热情与勤勉。

[岳阳] 生死相许双飞客——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7)

  五

告别嫩江江湾湿地、告别民意乡自主村,很久了,张小章眼前不断晃荡着了一个命运悲催的男人。

他叫何果志,今年53岁,满族人,他也曾拥有辉煌的背景,属于叶赫那拉氏、正黄旗。

造化弄人。何果志现在仍然住着120年前奶奶的奶奶留下的房子,仅有的5亩地,流转给专业户耕作,每年可得2000元租金。他与妻子靠在村里打短工过日子。

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尽管落魄如斯,但何果志依然不失为一个精致的男人,有别于其他东北汉子,他穿得整整齐齐,在自家院子里收拾着玉米碴子。穿的衣服都是儿子在齐齐哈尔打工时给他买的。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去年7月,老何24岁的儿子不幸溺亡在江湾。呜呼!白发人送黑发人。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老何坚信,儿子没死,他变成了一只白头鹤。“在儿子遇难的水域,经常有成群的鹤阵排列,这在以前是没有的。”

[岳阳] 生死相许双飞客——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7)

  六

梦想在路上,英雄不孤单。22日11时,世界自然基金会东北项目办公室官员马志龙,一个研究候鸟迁徙的技术人员,快乐加入了“追鸟”行列。他要帮志愿者协调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有关机构,一起关注洞庭湖到俄罗斯的大雁大迁徙。他的举动也是WWF长沙项目办主任蒋勇的心愿。多年来,蒋勇一直在默默地关注和支持着迁徙团队。

马志龙是研究东方白鹳的迁徙、栖息、繁殖规律的。他和王敏老师等跟“迁徙”团队分享了一些经验和知识。东方白鹳的繁殖地主要是分布在中国东北地区。而黑龙江地区主要是洪河、兴凯湖、三江、七星河等。其迁徙路线是从三江平原,经吉林飞往辽宁盘锦、河北曹妃甸、天津大港以及山东黄河三角洲;最终飞往江西鄱阳湖、或洞庭湖越冬。

马志龙透露,去年,WWF开始拍摄东方白鹳迁徙之路的纪录片;今年开展了一个中俄东方白鹳繁殖种群联合调查。他希望通过这次去俄罗斯,看看小白额雁的迁徙过程,并实地考察一下东方白鹳迁徙之路,以及它在俄罗斯的生境。所以,他是带着课题和梦想飞进大雁的航线的。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多少载双栖双飞,历经“天南地北”;多少年相依为命,共度“几回寒暑”。情深深、意切切,从来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把中国鸟人和鸟类分开!

[岳阳] 生死相许双飞客——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7)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