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 短相思兮无穷极——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6)

作者:徐亚平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8-04-24 14:06:47
分享

[岳阳] 短相思兮无穷极——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6)

短相思兮无穷极

——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6)

湖南日报新湖南记者 徐亚平

每日数百里奔走,每日千百次颠簸,每日无数次嘱托。“跟着大雁去迁徙”志愿者,人人都是环保“播种机”。

4月21日,“迁徙”车队从大安出发,沿嫩江走到松花,过了两次松花江大桥,颇有些“四渡赤水”的意味。10时,他们从松花江北岸往西而去,去肇源县一个叫民意乡自由村三胖窝棚的地方,去看一个大雁养殖场。

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月天。沿途,只要遇到一个农民、一个牧民、一个渔民,鸟类科学家周海翔教授总是将车靠边停下,轻声询问鸟儿的情况,然后告诉他们怎么认鸟,如何护鸟,为何要护鸟。说得这些憨厚的东北汉子唯唯诺诺。

环保的种子就这样悄悄种下。岳阳作家、摄影家张小章称:“毛主席说,红军是‘播种机’,这次‘跟着大雁去迁徙’很大一个任务,就是充当‘播种机’。”

说着说着,三胖窝棚到了。10岁的邹苗苗正在奶奶家过周末,爸爸在地里收玉米碴子,爷爷邹文在铁岭打工。她今年读小学二年级,虽然与南方的同龄人比,读书少了点,但鸟类常识不少,几乎都认识她们屯边上西泡子水域里面的所有鸟。

[岳阳] 短相思兮无穷极——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6)

惺惺相惜。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随行志愿者付锦维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孩子,立即回到车上,取出一本《洞庭鸟类图谱》送给她,告诉她这些都是洞庭湖的鸟。“不,咱们这里也有呢。”付锦维哑然而笑。

诗人、著名鸟人周自然就汤下面,告诉孩子啥叫“候鸟”,啥叫“迁徙”,一席话,说得她眼睛更加清亮。

一旁的老人、孩子的外公,年逾古稀的郑定文喃喃应到:“咋能打鸟呢,屯子周围的老树都接它们下的屎。”

张小章复叹:“在这个世界,鸟儿也是播种机。”

民意乡在黑龙江省的最西南边。这里最著名的是“大庆油田”。她为共和国的强大耗尽了乳汁,现在石油储量已近枯竭。志愿者此行非关石油,是为一个奇葩“养殖许可证”而来。2012年,黑龙江某部门发放了一个允许贩卖、销售野生动物的证件。很奇葩的证书引起周海翔教授的注意,他拍了照,然后找到企业的注册地址。周教授一直认为,这里有可能借了大雁的名义,实际上招引野生大雁,而后变成他们自己养的大雁来卖;也有可能把养殖的大雁当作野生的大雁来卖。“这都是不合法的行为。”

[岳阳] 短相思兮无穷极——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6)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出了苗苗家,大家驱车往东,去找那家养殖场,就是要看看能够“允许收购、销售、饲养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是干什么的。“因为有种可能,养殖场靠近湿地,每年大雁成群结对迁徙经过这里的时候,他在这里集中投喂食物,有可能把天上飞的大雁吸引到自己窝棚里,不劳而获把野生大雁变成他养殖的大雁。”

志愿者兵分三路展开调查。发现养殖场老板是外地来的,3年前因为亏损,已不在这里干了,养殖场已名存实亡。村民说,这帮人搬到南边的嫩江大拐弯的地方建了一个养殖场。

志愿者当即开车去到嫩江岸边。村民讲的嫩江大水湾子,实际上是肇源县的沿江湿地。平缓的大拐弯,让大家看到湿地的大美,这里地势开阔、河水清澈,此时,湿地已开始由黄变绿。有一些黑嘴鸥、野鸭来到这里。

村民告诉志愿者,养殖场就在坡下面。大家过去一探究竟。

[岳阳] 短相思兮无穷极——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6)

养殖场喂了两条狼狗,主人不是很欢迎客人;但大伙还是进去看了一下,拍到他们养殖的大雁的照片,它实际上叫“雁鹅”。

整体上看,它是与吸引野生大雁无关的一个养殖场。但也存在2个问题:营业执照上注明是“允许收购、销售、饲养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此说法妥不妥?他们有没有可能利用这个执照,挂羊头卖狗肉打擦边球?“因为确有一些盗猎分子非法捕来的天鹅、大雁,通过收购到市场上贩卖,然后把执照拿出来当挡箭牌。这种贩卖、销售以及这种发经营许可证的这种方式,确实存在很大的法律漏洞。”这就是周海翔教授带湖南、辽宁志愿者,不远千里开车到此、要把这个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的原因。

[岳阳] 短相思兮无穷极——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6)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无怪乎风花雪月,怨只怨你在花下的一回眸,我失了心,丢了魂。当天的活动,实质上是一个环保宣教、环境调查和对环境事件的干预。这就是“跟着大雁去迁徙”的与众不同处。周自然称:“通过关注鸟道、关注鸟道上的生态、人文环境,还有对野生动物侵犯的案例,让鸟道平安。”

17时,从养殖场出来,大家朝当晚住宿地赵东方向前进,沿途考察湿地。经过一个面积不大的“泡子”时,周海翔说,这样的“泡子”水面不是很大,大概是几个平方公里,周围有农田,特适合雁类和野鸭停留。

[岳阳] 短相思兮无穷极——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6)

大家开车穿过树林,走向“泡子”。还没入树林,6只母环颈雉从树林里跑向草地,呆呆的、萌萌的,看到鸟人,忽走忽停。

它们好像不是很怕人,大概在几十米的地方停下来,看到车队没动,它们也不动。

志愿者绕开它们,走向“泡子”,结果它们也在大家平行的方向跑向靠近水泡子的草地里,彻底暴露在大伙的镜头下。鸟人一通快门,把它们各种搔首弄姿的过程全录了下来。

大伙一不留神,就“掉”进大庆油田的采油区,“泡子”边有几台抽油机在抽油。鸟人在抽油机边停下车,发现有一大群水鸟起飞,是一群珍尾鸭,夕阳下,肚皮闪闪发亮!

[岳阳] 短相思兮无穷极——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6)

有几十只白额雁、赤麻鸭、反嘴鹬,从鸟人头顶飞过。大伙想,可能是从家乡的洞庭湖飞过来的吧。

山一程,水一程,又苦一天!志愿者发现,黑龙江不少湖面和“水泡子”都已经干涸。有的又因水较深,天鹅、大雁没法驻足。所以,为何天鹅、大雁只是有选择地经过一些地方,就是因为一些环境和人文因素造成的。“当然,这不全是坏事。只要天鹅、大雁有地方通过就行了。”周自然说。

[岳阳] 短相思兮无穷极——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6)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大雁啊,不曾后悔与你相遇,分开后却后悔与你相恋,想你,太苦。(摄影:周自然、张小章)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