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   湖南新闻

湖南脑瘫学霸获美名校全奖 家庭的爱让他坚强勇敢

作者:彭双林 李立 来源:红网
2018-04-08 16:34:56
分享

湖南脑瘫学霸获美名校全奖 家庭的爱让他坚强勇敢

莫天池和同学们在一起。

红网时刻记者 彭双林 通讯员 李立 长沙报道

这个春天对学霸莫天池来说,格外的明媚。他先后拿到了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计算机专业的博士全额奖学金,新泽西理工学院信息系统专业的博士全额奖学金,以及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英语教育专业的硕士录取通知书,可能还有其他美国名校的录取通知书正在飞来长沙的路上。

出生时的医疗事故让莫天池罹患脑性瘫痪,导致他运动神经受损,不能独立站立行走,有肢体动作时就会发生痉挛,甚至包括吞咽、说话和写字,都有引发痉挛的可能性。从小只能在轮椅上生活的他,却以优异的成绩读完小学到硕士研究生的所有课程,并最终赢得多所世界名校抛来的继续深造的橄榄枝。

在大多数人眼中,坐在轮椅上的莫天池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存在。在与莫天池深度接触后,记者发现,比“励志学霸”光环更令人感动的是他身上闪耀着的爱和勇气,残酷的疾病与现实没有抹掉他心底的纯真、善良及对生活的热爱。

28岁的他,对这个世界和不可预知的未来,依然保有一颗纯净的赤子之心。这与他的家庭教育密不可分。

湖南脑瘫学霸获美名校全奖 家庭的爱让他坚强勇敢

莫天池和父母在一起。

“除了走路不方便,咱跟别人没有两样”

说话时间久了,莫天池的喉咙会有恶心、不舒服的感觉,需要含喉片缓解。每当这个时候,莫天池的母亲祁彦就会拿来喉片喂给他。

这二十多年来,母亲祁彦和父亲莫小红,已经成为了莫天池的双手和双脚,他们总是呆在能听到儿子声音的地方,随时准备给儿子帮助。

莫天池的家是一间不到40平方米的房子,除开厨卫,只有两个房间。一间是莫天池的书房,另一间房是一家三口的卧室,两个大橱柜,一高一低两张床。母亲祁彦睡高一点的床,父亲莫小红和天池睡一张,以便在夜里照顾儿子。

莫天池的母亲祁彦自己也是残障人士,因曾患小儿麻痹症而留下了走路蹒跚的后遗症。在莫天池很小的时候,祁彦就特别注意对莫天池进行心理疏导。“除了走路不方便,咱跟别人没有两样。”这是祁彦反复跟莫天池强调的一句话。

“没有两样”的背后,是二十多年来一家人坚持不懈的努力、耐心和付出。小时候的莫天池,因为运动功能障碍,连嚼东西都不会。“我们咬东西,很自然就会,但他不会,他只会含着,就是咬不住。”没办法,祁彦只能一遍一遍给儿子示范,“我先轻轻咬他一口,然后拿着他的手摸我的脸,让他知道是我脸上的那块肌肉在使劲,然后再让他试着咬我。”

这样练了一两年,莫天池才慢慢学会了“咬”这个动作。“我两个胳膊上被他咬得全是紫红色的牙印儿。”忆起这些往事,祁彦笑得很开心。

除了身体上的障碍,祁彦夫妻俩还担心儿子会不会有智力障碍。所以在莫天池很小的时候,父母亲就教他读书认字。夫妻俩幸运地发现,这孩子的智力没有问题。虽然当时的莫天池还不能说话,但他能按照父母的发音,准确地指认和寻找相应的卡片。

“他爸爸所在的企业早就破产了,我的退休工资也只有两千元左右,这些钱,除了我们三个人吃饭外,其他的都投入到莫天池身上,一有钱就拿去做治疗。所以我们也不能像其他家庭那样,给孩子买很多他喜欢的东西。”祁彦指着靠墙的书柜里一个黑皮肤的娃娃说,那是她给儿子买的第一个娃娃,莫天池一直很宝贝地留到现在。

湖南脑瘫学霸获美名校全奖 家庭的爱让他坚强勇敢

莫天池与IP协议之父、谷歌公司副总裁温顿瑟夫在一起。

“除了没有钱,我们什么都有”

房子里满满的都是莫天池的书。父母给儿子最多的礼物,也是书。莫天池说,从小到大,哪怕家里再困难,爸爸妈妈都坚持每年攒出百来块钱买书送给他当礼物。

祁彦带着儿子做康复治疗,总是路过一家肯德基的门口,“当时肯德基进入中国不久,小孩子也馋嘛,他跟我说,‘妈妈,我想吃肯德基。’”说了几次之后,六一儿童节那天,祁彦拿出了100块钱,跟小天池商量:“这一百块钱,你看是吃肯德基,还是买书?如果你买了书就不能吃肯德基,你吃了肯德基就不能买书。”

后来,莫天池买了一本《中国少年儿童百科全书》。回家做饭,祁彦正做着饭,忽然听到儿子喊“妈妈妈妈,你快点来”。

祁彦过去一看,儿子指着《中国少年儿童百科全书》里边的两页内容,是专门介绍肯德基的,里面有好多冰淇淋、汉堡的图片。小天池说:“妈妈,我不用吃肯德基了,我看看就可以了,你看,多漂亮。”

祁彦的眼泪当时唰地一下就流出来了。过了几天,生性要强、绝少向人开口的她借了50块钱,带孩子去吃了一次肯德基。

然而苦难并不是这个家庭的主色调。更多的时候,从这个逼仄的小屋里传出的都是三个人的欢声笑语,“我们家的人心都比较大,傻乎乎的,比较‘二’。”莫天池说,“同学来家里,经常被我们一家三口逗得合不拢嘴”。

也有人问祁彦:“你们家都穷成这样了,你还笑得出来吗?”

“其实我觉得我挺富有的,真的。我有一个好儿子,有一个疼爱我的老公,虽然他没有钱,但是他心肠好。除了没钱,我们什么都有。”

虽然生活不易,但在这个贫寒的家庭中,看不到自卑、敏感与脆弱。甚至于残疾本身,在莫天池和他的父母这里也已经“脱敏”,他并不避讳谈到自己的缺陷。莫天池把这些归功于父母的日夜陪护和守护,以及他们所处的友善的社会环境,这些都给了他信心。

湖南脑瘫学霸获美名校全奖 家庭的爱让他坚强勇敢

毕业旅行时,班上的同学们组团去周庄、乌镇等地玩,江南水乡桥梁很多,轮椅行进不便,不少同学就抬着莫天池走了一路。

“不能因为钱把孩子挡在理想大门外”

一橘一白两只猫咪从卧室慢慢踱出。莫天池说,橘色的叫“火锅”,白色的叫“托福”——白猫是去年7月妈妈捡回家中喂养的,当时他正在备考托福,因而取了这个名字。

在研究生一年级时,莫天池便有了出国留学的念头,“到国外去,换一个学习环境,学术思维和角度可能会更加多元化,我不想一直呆在一个相对的安全区内,我更喜欢接触一些有挑战的任务。”

备考托福的那段时间,是莫天池感觉最难的时候。托福考试分为口语、阅读、听力、写作四个部分,老师和医生一度认为莫天池的口语肯定无法考过。

“还是只能用笨办法,每天坚持听、说。拿电脑录音,录完音重新听,不满意就再说。”三个多月的时间里,莫天池每天都要花5个小时反复听、抄,长时间戴耳机甚至导致耳朵脱皮、出血。

2017年9月,莫天池参加带口语的全套托福考试,获得113分。其中阅读、听力、写作均为30分满分,最弱的口语,莫天池也考了23分。

很快,多所名校的录取通知书纷至沓来,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计算机专业的博士全额奖学金录取,新泽西理工学院信息系统专业的博士全额奖学金录取,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英语教育专业的录取……

但烦恼也随之到来,莫天池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便是身体和经济状况。最近两年因为备考,本来就有基础残疾的他,颈椎又出现了问题。如果去美国,必须要更细致的陪护。虽然学校给了全额奖学金,但只能勉强维持他一个人的生活,目前父亲的签证、生活开支都还没有着落。美国对于打工的限制非常之严,父亲过去之后只能全职照顾莫天池,一切的开销都要自己承担,这些所需费用远远超过了这个家庭的承受能力。

“天池目前意向中的学校是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也是著名科学家杨振宁曾经任教的学校,但是我们查了一下,这个地方的物价较高,每个人每月的生活费大概需要1800美元左右。”莫小红告诉记者。

“孩子付出了这么这么多,如果因为钱把孩子挡在他的理想大门以外,我就觉得我们做父母的实在是挺无能的。”母亲祁彦觉得很难受。

莫天池默默地在网上开始托福和雅思远程教学,教写作与阅读。一方面是为了保持和精进自己的英文水平,另一方面,也可以赚些小钱。最多的时候,他带了60多个世界各地的学生,因各地时差不一,在晚上给学生们上课是经常的事。

知道莫天池的近况后,有不少好心人雪中送炭,使莫天池这家人感受到很多温暖和希望。尽管赴美陪读的生活费还有很大的缺口,但莫天池依然坚强而乐观地憧憬着今后的学习生活。

分享

推荐